换工作换方案换供应商,甚至换恋人,你一定要

世界经理人专栏

换工作换方案换供应商,甚至换恋人,你一定要

人神共奋

全部文章首发于“人神共奋”微信公众号(ID:tongyipaocha)。颠覆你对职场、管理、财富的看法。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正确姿势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知乎上看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之所以对这个情感问题感兴趣,因为本质上说,这是一个经典的决策问题:如何比较“已拥有的东西”和“可替换的东西”,俗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它跟我上周文章中说到的“薪水高多少就可以跳槽”,是同一类问题:

这类问题有一个共同的难点:如何评估“不确定的东西”:那个“更优秀”的男生,除了你看到的“优秀”之外,还有大量的未知领域,他的暗黑性格、隐私历史、不良社交、不可描述的恋爱史,等等,搞不好还有轻微的虐待倾向,至于跟你的性格能不能配合,更是个未知数。

这一类决策,在工作中就更常见了:

如果你是一个销售经理,现有的营销体系暴露了很多问题,你想针对这些问题设计一个新的体系,这个新体系在试行时,确实解决了这些问题,但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小问题,所以你无法确定,当整个系统切换成新体系后,这些小问题是否会成为新的缺陷。

一家零部件厂商向你推销产品,你在比较后发现,这家比你现在的供应商便宜,性能看上去也差不多,但你无法确定供应的稳定性和服务质量。

目前使用的设备,有局部缺陷,有运行小故障,部分经济指标落后,但现在最先进的设备,也属于同一代机型,如果换了后一两年内技术有大的突破,就尴尬了。

……

这些问题,都有相似的解决思路。

“更新”比“拥有”需要更高的安全边际

在选择类的决策中,如果“已拥有的东西”所有因素都是确定的,“可替换的选项”某些因素确定且评价很高,但还有大量重要又不确定的因素,那么,我们只能假设,这些不确定的因素都是很糟糕的,这就是之前讲到的“安全边际”的概念。

那个“更优秀的男生”,我们只能这样分析:假设那些不确定的因素都很糟糕,100分只能打30分。

如果这样,那些确定性的因素要有多高,才能弥补呢?

本例中,一定要打满分,才能平衡。

可能很多人问,人家是跟你不熟,又不是嫌疑犯,凭什么把人家不确定的因素打得那么低?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不确定项”的分打低了,你有可能错过好机会,但打高了,你有可能犯下大错。到底该打多少分,并不取决于不确定性本身,而是取决于这件事的重要程度,和你的风险偏好。

比如跳槽,给不确定因素打的分就可以高一些,通常都是及格分,因为就算跳错了,也可以及时纠正,其后果肯定不会比一段失败的恋爱经历更糟糕。

这种平衡很常见:

在投资中,“买入”比“持有”需要更高的安全边际,即更低的价格;

在生活中,“更新”比“拥有”需要更高的安全边际,即更好的条件;

在两性关系中,“结婚”比“维持婚姻”需要更多的幸福感安全感,而“分手”比“维持关系”需要更糟糕的现状。

当然,如果可以“试用”,降低不确定性,也是种方法,但像跳槽、换男友这类决策是“无法试用”的,一旦“试用”,就会对“现任工作”“现任男友”产生不可逆的伤害,违背了决策中“不干扰选项”的原则。

还有一些人会觉得,如果“可选项”有明显的性格缺陷,那么就算别的项打满分都不行。这就是“低风险偏好”性格,这种性格的结果就是,除非遇上对你一片痴情的钻石王老五,或者现任太烂,否则谁也换不了。

综合而言,无论是换男友还是跳槽,只要是用“未知的”换“在用的”,都需要很高的“安全边际”——也就是要优秀出一大截才行。

做好这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决策,我总结了四个步骤:

1、决策者的风险偏好

2、评估原选项的致命缺陷

3、降低新选项的不确定性

4、评估新选项的优势

下面,具体看一看。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四个步骤

第一步:评估决策者的风险偏好

行为经济学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损失厌恶”,是指你得到一样东西的快乐,小于失去同样东西的痛苦,所以大部分人在一定程度内,宁愿放弃机会,维持现状,也不愿承受失去的痛苦。

你的“损失厌恶”程度,就代表你的风险偏好,风险偏好越低,对改变越谨慎,对新选项的要求也越高。

所以,无论多么科学的方法,不确定性条件下的决策都是主观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自己能接受多大的风险。

第二步:评估原选项的致命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