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决战中途岛》看管理决策中的判断力

- 编辑:admin -

从《决战中途岛》看管理决策中的判断力

在思考中观影,既是一场视觉盛宴,又是一次文化积淀的过程,还能领悟电影投映的内在启发。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是具有深刻的内容积累的,既能增强观众对历史或事实的认知,也可以更深层地引发对社会生活的思索。有人喜欢看剧情片、有人对动作片感兴趣,因为每个人的兴奋点落在不同的层面,如果用管理的视角赏析战争片《决战中途岛》,你会发现:故事中双方的布局、运筹、沟通技巧、临场应变能力,都值得我们细细体会,应了那句话: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

战争巨制《决战中途岛》深度还原了二战中风云呼啸的太平洋战场,这部电影由曾执导过《独立日》、《后天》、《2012》等大场面电影的著名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倾力打造。影片改编自1942年6月的中途岛战役,这是战史上著名“以小搏大”的战役之一。故事从日军奇袭珍珠港讲起,将重点放在中途岛战役的整个过程。指挥这场战役的日美两位统帅分别是山本五十六和切斯特·威廉·尼米兹,两位风云人物的决策和指挥、对抗,则是电影亮点。

一、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影片中,日本海军是尝试战略进攻的一方。在1942年4月18日美军杜立德航空队空袭东京后,日本认为威胁来自中途岛,遂决心实施中途岛─阿留申群岛战役。日军的作战企图是:夺取中途岛,迫使美军退守夏威夷及美国西海岸;再就是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航母。从珍珠港事变到中途岛大海战,日军都打算通过偷袭战术来取得先手,而美军在中途岛大海战中通过飞机、雷达等手段破解了日军的战术,并且反偷袭,抢先取得了地利上的优势。

战争是智与力的较量,《孙子兵法·虚实篇》说:“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意思是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讲的是关于战争的主动权问题,谁掌握了主动权,谁就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即使短处也可变为长处,同时压制对方之长处,使我敌之间的优劣差距无形中成几何级数拉大,从而取得胜利。反之,就会被动挨打,遭到失败。

在现代商业竞争当中,抢占先机获得主动权的案例比比皆是。

二、主将无能,累死三军

主将是干什么的?主将是做决策的。

任何一种决策,都是在一定的环境下,按照一定的流程,由个人或者集体做出的。决策的制定是否发生失误或者失控,不是取决于决策制定人的主观愿望,而是取决于是否找到了消除了导致决策发生失误的危险因素:

决策依据的信息匮乏

根据所掌握的信息对自己的活动目标和方式进行选择,以求得最大限度的达成,但如果信息不充分,也就无法进行优化选择,此时,决策就带“赌”的性质了。

《孙子兵法·谋攻篇》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强调对敌、我双方的情况都必须掌握。先知是预测战争胜负的依据,是进行决策的前提,是指挥军队的先决条件。

整个中途岛战役,美军的计划、侦查、作战,就像在偌大的太平洋上穿一根针一样精确。

战前美军对日军的情况洞若观火,就像曾经日军把珍珠港摸得通通透透。美军通过情报工作,提前预判了日军的进攻方向。电影中也体现,通过莱顿的情报和参谋作业推演,美军的预测仅与中途岛战役实际情况差5度、5公里和5分钟。

决策依据的信息匮乏迫使山本五十六下了一个比珍珠港更大的赌注。这一次,美国太平洋舰队并没有如同他所构想的一样乖乖进入“口袋阵“。

决策制定人的思维惯性

当面对信息匮乏和时间限制的情形时,决策者通常采用众所周知的启发性判断策略帮助他们迅速地做出决策。但决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带有决策者的行为和心理习惯。

决策决策,包含决和策,殊不知朝令夕改造成战力的巨大消耗,而在具体执行中带来的指令不连贯,部属的疑惑,来回更换鱼雷和炸弹,一换一卸带来大量炸弹鱼雷堆积甲板,作为指挥官,南云忠一的犹豫不决和惯性思维让日军毁灭。局座张召忠认为正是南云这种“人才”毁掉了自己的主力航母舰队。而这一点也是电影《决战中途岛》所表现的核心,在历史的一些关键节点上,1分钟、1公里、1个小人物就足以改写历史。

在《管理决策中的判断》一书中,把这种“对过去许诺的不理性遵守“比作在公交车站一直等车,在某种程度上,你不得不承认汽车是不会来的。沿用过去应对问题的对策措施来决新形势、新情况、新对手下的新问题,决策的质量可想而知。

三、尼米兹:知人善任,人尽其才

“别小看你自己,你相信我会做得和你一样好,你觉得怎么对就怎么做,别去想他会去怎么做。“——哈尔西赠斯普鲁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