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圆桌:效率改革提升中国制造竞争力

- 编辑:admin -

专家圆桌:效率改革提升中国制造竞争力

近年来,随着劳动力和土地等要素的成本上升,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利润水平低下等情况,中国制造业正从过往追求规模的增长模式转向提升效率的增长模式阶段。

为了提升效益,中国制造业必须直面转型升级课题:如何才能提升中国制造企业的制造效率?制造企业要面临的挑战是什么?痛点是什么?为此,本期专家圆桌邀请了两位业内专家来进行分析解读。

现状与挑战

世界经理人:据你的观察,目前来看,中国制造业的效率在全球制造业处于何种水平?与发达经济体之间所形成的差距,主要是由哪些方面所造成的?

陈兆丰:从制造效率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认为应该把制造业划分为价值链的三个主要环节,包括上游的研发设计环节,中游的供应链管理以及工业生产环节,以及下游的品牌营销和产品销售环节。

从全球来看,中国制造在这三个价值链环节的效率是处于不同水平的。第一,工信部苗部长也说过,全球制造业分为四级梯队,而中国处于第三梯队。为什么呢?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研发技术在很多领域投入较少,所以我们掌握的核心技术和专利也较少。中国制造给大家更多的还是“代工”的印象,也就是处于中低端的制造业。当然,中国也有高端的制造业,具体要看是哪一行业,比如电信5G技术。

从制造和供应链管理的效率来看,普华永道做过全球调研,我们认为,中国制造在这个环节上的效率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中等水平,但跟全球最领先的制造业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而在某一些领域,中国制造的整体效率则处于中上水平。因为中国的某些工业品品类,它的产业上下游供应链集群比较完整,所以相对来说,整体的效率会比较高。

从下游的品牌、渠道来讲,我们在电商渠道方面其实是领先于世界的,但在产品品牌方面,或者说BtoB的一些渠道管理方面,还是相比领先的国家而言有一定的差距。中国制造的品牌价值还没能体现出来,更多的是依赖于一些渠道商的协助。

许海平:我国和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我国工业基础薄弱。虽然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取得了不少的进步,但是相比西方发达经济体的百年工业发展历史,我们还是积累不足,更多的是依靠人口红利和“市场换技术”发展起来的。

第二、科研投入偏少。相比欧美国家,我国的研发经费在GDP的占比还是偏低,虽然有华为这样世界一流的企业,但是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企业在技术上处于落后位置。

第三、职业教育重视度低。在发达经济体中职业教育非常受重视,尤其是德国,推崇工匠精神,甚至被认为是促进经济腾飞的重要因素,且有着先进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育体系。相比之下,我国社会是重学历而轻一技之长,进入职业教育学习更是无奈之举。

世界经理人:中国制造企业应该以怎样的方式来进行效率提升?借鉴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是否可行?

许海平:我认为中,中国企业一定要从加强科研和技术突破来带动效率的提升。总结发达经济体的成功经验来看,值得学习的地方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第一、强大的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虽然我国航天、轨道交通、炼油技术等以自主创新为主,但水平与国外仍有较大差距,并且大型科研仪器和大型医疗设备等主要依赖购买国外产品。

第二、坚固的制造业技术基础。相对来说,制造强国的基础制造装备非常扎实,从而带动相关的自动化、信息化应用发展,而我国还有差距,如仪器仪表、RV减速器等关键基础技术制约了制造业的发展。

第三、成熟的制造技术创新体系。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技术创新体系已经相当成熟,但是在中国,对绝大多数的企业来说,技术开发能力薄弱,尚未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缺乏一支精干、相对稳定的力量从事产业共性技术的研究与开发,科技中介服务体系尚不健全,没有充分发挥作用。

生产效率的提升

世界经理人:中国制造业应该如何借助智造转型,升级设备来提高效率?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或挑战?

陈兆丰:据我的观察来看,以往,中国很多工厂都是先生产产品,再去寻找买家。慢慢的,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工厂开始“以销定产”,也就是根据销售情况,再来决定采购和生产。从“以产定销”到“以销定产”,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国企

业开始尝试转型。以销定产的这种模式可以结合到现在所说的“柔性制造”,它要求工厂不仅要在生产装备上有使用效率,而且还需要具备定制化生产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