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嘉:老牌大厂的“智造”之路”

- 编辑:admin -

航嘉:老牌大厂的“智造”之路”

在智能制造转型升级的路上,航嘉一路认真脚踏实地走来。深圳市航嘉驰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嘉”)CEO刘茂起告诉世界经理人:25年来,航嘉在数字化产品线上的布局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进展。可以说航嘉很早就把“数字化”提上了企业转型日常。从数字化车间建设开始,航嘉通过升级智能制造逐步实现了大规模的客户定制。

在机器“排排坐”的全新数字化车间内,传统生产线上人头攒动忙碌工作的工人不见了,直入眼帘的是高效运转的机器人和机械手臂。这是航嘉建设中的“数字化车间”的缩影,类似场景近年来在珠三角大中型制造工厂中并不少见。

笔者在采访许多制造业企业家时发现:一方面,许多企业家对制造业向数字化转型抱有很高的期望和推动的热情;另一方面,在具体实施数字化、智能化的过程中企业也遇到不少困惑。“不管是面对订单的不确定,还是生产能力的控制,航嘉升级的不只是自动化设备,更加强了数字化、智能化的作业,但落地数字化、智能化一定要把基础打扎实,注重增长的质量和内涵。重要的是转型需要用全局的思维去思考,制定合理的行动方案,这对企业领导者也是种挑战。”刘茂起对世界经理人表示。

数字化转型是智能制造的基石。

2019 年,航嘉成立了智能制造开发院,力求实现智能制造的可视化、自动化和数字化,同时力图提升智能制造的效率。按照总体规划,航嘉对深圳、合肥以及河源三地的工厂进行了大规模升级改造。自2018年起,航嘉每年投入超过1亿元打造“数字化航嘉”。“2019年数字化初见成效,订单多了,品质也好了。数字化转型后,航嘉内部从管理层到员工都希望加速推进工厂的数字化、智能化进程。我们已经连续三年投入大量研发资金了,今年投入将达到1.7亿元。”显而易见,航嘉的数字化正在路上。在此背景下,刘茂起又开始了新的思考:如何在协调好各条产线的同时,进一步实现降本增效?

为什么要做数字化工厂?

“提质、降本、增效。”这是最初的出发点,刘茂起表示。

华为的数字化战略给了刘茂起相当大的启发。作为华为多年的合作伙伴,航嘉也很坚决地选择走上数字化转型的路。巨大的投入带来的是效益的显著上升:当前,航嘉电源的车间里,相当部分组装、检测等工艺流程,都是由数字化产线来完成的,因而航嘉的智能制造能力进一步加强,在产业链上的地位稳固。

2020年,更多的中国企业踏上了智能制造之路。但对照德国工业4.0的标准,“任重而道远”。刘茂起指出,应当认识到:智能制造的发展需要用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企业对工艺技术和产品技术的开发能力;一条腿是企业对信息化技术的应用能力,两方面相辅相成,制造技术的推进会促进智能技术应用的深化,智能技术的导入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企业生产水平的提升,任何一条腿有短板都会让企业走不快、走不远。

数字化是传统制造渐进升级的过程。航嘉对数字化的认知可以追溯到2010年,航嘉启动了数字化仿真的研发和应用项目。“当时,五金车间机器人成本很高,一台要100多万,而现在的价格不到10万。”机器人价格大幅下降带来的是机械手臂的应用数量激增,普及程度更高。270多人的车间,机器换人后只保留了20多个工人操控、维护。科研工厂原来一条产线60多个工程师,现在减少不到20个人。

工业4.0也好,中国制造2025也好,制造业唯有不断升级换代才能持续进步。在向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外部经营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企业不能墨守成规,固守以往的“成功经验”。

源自大客户推动、用户要求以及竞争对手的挑战三个方向的动力和压力迫切要求企业数字化转型。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在书中写道,“满足客户的需求是每一个企业的使命和宗旨”。大客户一直是航嘉重要的推动力,包括华为、联想、惠普等500强企业。大客户要求实现高标准的数字化工厂升级转型。华为多年来给生态伙伴推行“三化一稳定”,分别是管理IT化、生产作业自动化、人员专业化;关键岗位人员稳定。“三方面都牵涉到人,数字化转型人才非常重要。”刘茂起指出。

重新定义“数字化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