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看世界,就怎么过一生

- 编辑:admin -

你怎么看世界,就怎么过一生

一个人的任何选择,归根结底都不会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比如古代人祭祀山神,或者相信天降异象,不是因为他们傻,而是因为那是当时最科学的事情。

古希腊人真心相信奥林匹斯山上有诸神,和我们现在真心相信太阳系外有外星人,是一回事儿。

都是各自世界观的顺理成章的逻辑外推。

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决定了我们能认识什么,能追求什么,更决定了我们能达到的极限。这个东西叫做世界观。

一、两千年来,世界观只发生过一次改变1.世界观,决定我们能看到什么

15世纪末,欧洲人开始了他们的大航海,当时将欧洲人压着打的奥斯曼土耳其人,根本瞧不上海洋,他们认为海洋长不出庄稼,又不能供快马驰骋,他们表示:我们只需要陆地,至于海洋,留给基督徒吧!

而对于当时已经大规模航过海的明朝来说,船队之先进,规模之大,令欧洲人望尘莫及,但是,为了打击走私等原因,明朝选择了封海。

当时他们都没料到,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未来世界五百年。

这是不同的世界观。

大航海以来500年,同一个空间的人们,处在不同的世界图景中,过着不同的人生。

清华大学吴国盛教授告诉我们:“在西方语境下,我们看待世界的范式发生过一次变化,就一次。

而我们中国从近代以来,认识世界的范式也发生过一次变化,这个变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我们目前还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混合状态。

这唯一一次世界观的改变,发生在文艺复兴时期,也就是16、17世纪,它改变了之前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古代世界观,代之以一种所谓的‘科学世界观’,典型代表就是牛顿。”

所谓的现代社会,由此诞生。

而我们当下的所有辉煌与困境,都以此为基石。

2.世界观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

吴国盛认为:“从亚里士多德到牛顿,认识世界的范式主要改变了两点。

亚里士多德世界观的第一点,是本质学说。他认为,每件事物都有一个自己,都有一个自己的本质,认识一个事物,就是认识它的本质。

亚里士多德世界观的第二点,是目的论。就是说,事物要把它的本性实现出来,所以事物是发育的、生长的,它是有奋斗目标和价值追求,奋斗的目的是实现自己的本性。

在亚里士多德世界观里,这两点都很重要。

但是在科学革命以后,这两点全部被废除了。

世界图景变了。

以牛顿为代表的世界观中,定性分析是低效的,定量分析才是科学的,这是第一个改变;第二个变化是,定量分析直接把这个世界搞死了。

比方,我们眼前的桌子其实不是桌子,而是一堆原子,你一拍桌子,你以为是手拍桌子,其实是不同原子之间的相互碰撞——在这个视野下,手没了,桌子也没了。

把质还原为量,意味着事物没有了自己的本质和意义。所以以牛顿为代表的世界观认为,除人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原材料,自然是人的资料库和垃圾场。

根据人的需要,我们可以对世界做出各种各样的划分。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

从这个角度来看,欧洲文艺复兴以来,以牛顿为代表的科学世界观,改变了整个欧洲人的思维方式。

今天我们都是西方人,因为整个社会都接受了西方的思维方式,接受了西方的世界观、人生观和方法论。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的认知方式经历了一次最大的变革,就是这一次,从公元1500到1700年这200年,诞生了一种名为‘现代性’的认知模式——现代性刻画了现代世界的各个方面,核心部分是世界观,而世界观的核心,名为科学。”

二、两百年来,我们一直处在转型中1.转型的核心,是应对西方科技的冲击

在这样的世界图景中,我们应该如何自处?

吴国盛认为:“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中国人从不情愿,到半情半愿地加入了现代化这个大潮,现在仍然是这样。”

比如,在时间上,从严复翻译《天演论》开始,我们的历法开始从农历变成格里高利历(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公布的历法,即公历纪元,又称“西元”),这背后是传统的循环时间观,变成了基督教的线性时间观;

空间上,我们从“四方之中”变成了《世界地图》,我们不是居住在大地上,而是居住在宇宙中的一个星球上;

历史观上,以世界主义和进化论相结合的欧洲中心主义,要求我们用欧洲的历史进程,来编排自己的历史进程。

我们的一部近代史,就是从不情不愿,到半情半愿地加入现代化的历史。

但是,现代化一条是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