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万亿级大人物,李想?

- 编辑:admin -

下一个万亿级大人物,李想?

万亿级赛道上,李想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在所有造车新势力都选择纯电动方向时,他却选择了增程式路线。有人说他投机取巧,有人说他自讨苦吃。

01、灰暗之后的开门红

7月30日,理想汽车登录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3%,收盘股价16.46美元,市值139亿美元(近千亿人民币),超过了蔚来(当日市值135亿美元),可谓开门红。

和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李想的理想起步就晚了一年,融资时也经历过很多灰暗时刻。

2014年创办的三家新势力中,威马、蔚来获得百度、腾讯的共同垂青,小鹏被阿里独宠,同时还有很多机构“排着队投资”。

2015年7月李想创办理想时,BAT和头部机构早就押好了各自的宝,不再下注。

一般来说,投资机构有自己的投资风格和排他性选择。在某个赛道选中一家头部选手后,很少再投竞品,以防资源分散、内部打架。

融资艰难的理想汽车,就这样成了“穷孩子”。

李想找到好友、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两人在望京一家咖啡馆深聊了半天,谈以往的创业、谈现在的想法、谈未来的趋势。

李想上一个创业项目汽车之家,黄明明就是天使投资人,并获得近百倍回报。黄明明认为,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基本结束,“智能电动汽车+出行”才是下一个千亿美金的机会,与李想的想法不谋而合。

于是,黄明明投给李想2400万,再次成为理想最早的天使投资人。

理想还获得了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的投资支持。特别是美团王兴,在C轮(3亿美元)、D轮(5亿美元)、上市前的基石投资(3.3亿美元)上全程参与,甚至在自己的饭否账号上多次为理想汽车“带货”。

哪怕有黄明明和王兴的背书,哪怕是李想这样的明星创业者,但起步晚加上技术路线独特(增程式),使得“每轮融资都不容易”。

因为,所有投资人都忍不住问:为啥不好好造纯电动车?“增程式”又是个什么鬼?

02、与众不同的增程式

在造车上,李想对于不依赖充电桩,有着谜一般的执着。他最怕用户因为充电不便,而陷入里程焦虑的纠结里。

起初,李想想开发小型低速电动车SEV,电池可以拆下手提;因政策原因放弃SEV后,转投中大型SUV开发,李想选择了增程式,还是要不依赖充电桩。

所谓增程器,就是在电动车上装个燃油发电机,电池电量不够时,就可以用增程器给电池充电,以增加续航里程。

这个增程器,像一个大号“燃油充电宝”,即将燃油的化学能转化为电能,再用电能驱动汽车。

人们很容易将增程式汽车,简单理解为插电混合动力,其实又不完全一样。插电混合动力,有电池+燃油两套驱动系统,可以相互切换;但增程式汽车,只有电池一套驱动系统,燃油增程器不驱动汽车,它只是个“充电宝”。

以已量产上市的“理想ONE”为例,通过240kW功率电机+1.2T汽油发动机发电驱动,使得其综合续航里程约为800公里,基本消灭了“里程焦虑”。

但汽车业界,对增程式可谓百般羞辱。

比如,一向谨言慎行的大众中国CEO冯思翰,提起增程式都忍不住猛烈吐槽,称其是“最糟糕的方案”,从环保角度“根本没必要”。

类似的质疑很多,惹得李想忍不住怒怼:一群毫无“用户思维”的人,天天在研究技术路线,胡说八道!

这样的争议,也早在用户之间蔓延开来。

有网民认为,加油又加电,纯属“脱裤子放屁”。但在加拿大、北欧等高纬度地区,能够加油加热的电动车(类似威马的“柴油加热包”,烧柴油实现电池包加热和车内供暖),偏偏又更受欢迎。

公允地看,在电池技术未实现革命性突破之前,采用这类多种技术跨界融合的过渡方案,并非不能理解。李想的选择,自有其理由:

第一,短期内,在电池能量密度难以提高、价格难以降低、充电设施难以完善的情况下,不如采用独辟蹊径的增程式技术。

第二,理想之所以选择中大型SUV,是因为豪华中大型SUV往往价格百万,是一个客单价高、利润空间较大的细分市场。

第三,中大型SUV才有足够的空间放置增程器、大容量电池,不至于影响车内空间体验。

李想还发现,在中国,低档车销量都在下降,20万以上的中高档车型反而在增长。大部分二次购车用户,基本都会买更好的车。

由此,理想ONE切入了30万以上区间。在李想看来,对比动辄百万的BBA豪车(宝马、奔驰、奥迪),理想ONE价格上即便打四折,依然有利可图。